如果按一个月的话

林秋杰:以前的话,如果按一个月的话,可能有一、两千件我的作品。现在可能那个东西要来加工的话,客户来的话要少40%。

林浩明:转做网上的没办法,都是自己亲力亲为的。自己发传单,找供货商,然后还要自己拍照,做图片,做什么都要自己的,以前是等着客人来买,现在自己主动去把这个产品卖出去。

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张才明把价钱顺利砍了下来。而这时,他又向卖家提出了一个要求。

广东省揭阳市乔南国际玉器中心商户林浩明:几乎是实体店没什么生意。以前高峰的时候我有四五家,现在只剩下两家。实体店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。

张才明:那个时候很多货才一出来,都抢光了。还要跟卖货的把关系搞好,你才能第一手看到货。几十万,几百万一件,那好像钱都不值钱一样,在这个面前。而且那么疯狂。

张才明,是一位来自云南的翡翠经销商,做翡翠生意已经二十多年了,是揭阳玉器市场的常客,不过最近两年,他来进货的次数越来越少了。

他叫林浩明,土生土长的揭阳人,虽然才三十岁出头,但做翡翠生意已经将近十年了。

揭阳玉器产业协会会长林合汕:昨天税务局,国税的税务局局长他就这样说,最近这几个月,有超过两、三百家去注销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。

张才明拿着挂件,来到这个窗口又看了半天。他告诉我们,这是一种心理战术,在现在的行情下,他拿出一幅下不定决心的样子,等会还价的时候就会对自己很有利。

十月下旬,当记者来到广东揭阳时,虽然气温还在30度以上,但行走在揭阳著名的“阳美玉都”,还是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阵阵寒意。上午十点多,正是开门做生意的黄金时间,但在这里一间间铺面却大门紧闭,很多柜台也是人、货两空。

林秋杰是揭阳当地有名的雕刻师,前几年行情火爆时,他的工作室每天都是门庭若市,这次记者来拜访他,他却很悠闲。

阿珍:大家共同合作,让他货也拿得没什么压力,然后我们也可以得到周转。

在这些商户都忙着拍照时,我们注意到了一个前来发传单的年轻人。

在揭阳,除了“阳美玉都”,“乔南国际玉器中心”也是一个翡翠交易的集散地,在这里记者看到,几乎所有的档口都是冷冷清清,每走几步就能看到档口贴着“柜台转租”、“旺柜出租”的字样。

张才明说,自己很久没来了,这次来揭阳,是打算来“捡漏”的。在市场上转了一圈,他看中了这家的几个平安扣。

作为雕刻师,整天和翡翠、翡翠商打交道,林秋杰明显感受到了市场的变化。

虽然现在翡翠市场正处于寒冬,但潮汕人素来秉承“爱拼才会赢”的精神,寒冬来临,意味着春天也不远了。

在揭阳的“阳美玉都”,上午十点是做生意的黄金时间,很多柜台却是人货两空。

广东省揭阳市阳美玉都商户:客人少了很多,90%至少。以前一天要有客来就是有买,现在整个月还有时没有成交。

广东省揭阳市阳美玉都商户高喜钦:摆件现在不行,现在毛料贵,但是这个成品不好,行情不好。说句实话吧,人家买去送礼的很少了。

广东省揭阳市阳美玉都商户阿珍:你给我打50%的价,或者是30%也可以,然后你拿回去,一个月两个月都没有关系。

一番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,这五个原价26万的观音挂件以15万成交了,张才明砍掉了将近一半的价钱。

记者跟着张才明采购了一上午,发现他又是拦腰砍价、又是百般挑剔、甚至还提出赊欠货款的要求,这趟来揭阳进货真是有上帝的感觉。但张才明告诉我们,前几年,翡翠行情火爆的时候,他来采购进货的境遇和现在却是天壤之别。

提到过去翡翠火爆的行情,张才明接连用到了“疯狂”这个词,他告诉我们,现在回想起那种“疯狂”的行情还觉得后怕。

廖洪敏:这个前几年买来25万,现在人家也才给15万。这个以前都是卖四五十万元,现在最起码还的价,差不多亏十万块。

广东省揭阳市玉石经销商许先仁:我家里有好几百万积压的石头。行情好的时候一般都不会积压这些石头,都会卖出去的。

入手了三个平安扣之后,这个柜台里的五个观音挂件又吸引了张才明。听了报价,张才明拿起挂件在灯光下打量了一会儿,又提出要去自然光下看一下效果。

网络平台经营成本大大降低、成交量有所好转,这让林浩明心里踏实很多。

林浩明:心里要踏实很多,像是在做生意了,不是说像以前一样,每天都要坐在档口发呆。

阿珍开店有十来年时间了。她告诉我们,自己现在的做法,也是随行就市,主要是为了尽可能拢住老客户。

为了能成交,这位叫阿珍的商户不仅以很便宜的价格卖了货,还答应张才明,让他先拿货、卖掉以后再付款,实在卖不掉还可以来换货、甚至退货。

翡翠是一种玉石,是工艺品,装饰品,更是收藏品。从2005年以来,翡翠的价格一路上扬,市场也空前繁荣。而作为全国最大的翡翠交易市场,广东揭阳一直有玉都之称,国内的中、高档翡翠玉器绝大多数出自揭阳。在翡翠行情看涨的近十年时间里,这里频频上演“疯狂的石头”行情,但这次记者来到揭阳时,体验到的却是一片冰冷。

张才明:那个时候呢,很疯狂的,那种行情让我心里面害怕。怕这个市场实际上炒得那么高以后,突然一下子下来,别人心里面就无法接受。我觉得现在踏实。

林秋杰告诉我们,最初揭阳之所以能够成为翡翠交易中心,并不是因为揭阳产翡翠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揭阳的工艺好。前几年行情好的时候,除了慕名来请他雕刻的客商外,前来拜师学艺的也是踏破了门槛。而眼下,很多徒弟都坚持不住了,他只能时不时给坚持下来的徒弟们打打气。

不过业内人士认为,翡翠和其它收藏品一样,有着自身的价值规律。同样受到供需的影响,同样有起有伏,有涨有跌。虽然目前的市场交易走弱,会让整个行业重新洗牌,但在资源不断减少的大背景下,翡翠市场遇冷,正好对整个行业起到修正作用,让价值投资更好地实现回归。

广东省揭阳市乔南市场管理办公室负责人:租金按照以前生意好的时候,最高的铺间有六七千块,那现在行情比较差,就是一两千都没人要。

张才明:这样算吧,25万一个底价,我押一点钱在你这里,然后我到时候拿回店去卖。到时候卖了,你就收钱,如果没卖,我就还给你。

老高告诉我们,前几年市场行情火爆时,很多原本不是做翡翠生意的人都进入了这个市场,争货源、抢市场,造成了击鼓传花般“高买高卖”的局面。如今泡沫破裂,为了维持生意,他只能选择“割肉”、“让利”。

老高做翡翠生意已经三十多年了,是“阳美玉都”数一数二的老资格了。他家店里主打的是摆件。

伴随着市场行情的持续低迷,整个“乔南国际玉器中心”铺面的租金价格已经一落千丈。

云南的翡翠经销商张才明:那个时候随时,一个月来七八次都正常的,行情好的时候。现在有时候,一两个月来一次。

广东省揭阳市玉雕师林秋杰:玉都两年前,很多人都排队找我雕,我日夜做,都忙不过来。那现在一般这种景象已经没有了。

很快,林浩明成立了这个叫“一元玉购”的网络平台。参与者花一元钱,就可以参与一件翡翠的竞买,一件翡翠如果1000元,有一千个人参与就可以开奖,中奖者一元钱就可以得到翡翠,而林浩明也借此保证了自己的利润。

廖大姐家的这些石头都是前几年从缅甸买回来的。她告诉我们,现在国内翡翠市场不景气,今年他们在缅甸公盘标石头,几乎是空手而归。不过廖大姐说没有标到石头,她并不失望,因为高价标回来石头,到了国内就是亏本也不见得能卖掉,他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手头积压的这些石头。

广东省揭阳市乔南国际玉器中心商户:实体店没人,现在你看冷冷清清的,没什么人,遇着这种寒冷的这种经济环境,我们只有转型,自己去找点出路。

据了解,广东揭阳承接了缅甸出产的80%高档玉石原料,在行情火爆时,揭阳玉器的年加工销售量,已占据全国中高档翡翠玉器成品的85%以上;从业人员超过了10万人,但今年,揭阳的玉器行业的“洗牌潮”正在悄然来临。

林合汕告诉我们,现在很多商户手头都是压了大量的货没法出手,资金链相当紧张,他呼吁政府能在融资渠道上提供一些优惠政策。

生意越来越清淡,看着周围一个个店铺关门,一个个柜台转租,林浩明也撑不住了,他陆续关掉了几家位置相对偏僻的店铺。但今年下半年,留下来的黄金位置的店铺生意也急转直下。眼瞅着周围的商户一个个关门歇业,林浩明决定要尝试一些新路子。

凭借着多年来的经验,老高决定沉下心来打消耗战,一直坚持到行情再度好起来。他告诉我们,虽然眼下生意萧条,但这次“洗牌”对整个市场来讲也是个好事。

阿珍:随着行情走势去做生意,不要说像以前行情好的时候说我这个东西一定要百分之多少的利润,现在就是有时候不赚也跑跑货,让这个资金有流动,有回转。

从胸前的翡翠挂坠,手上的翡翠镯子,再到耳畔的翡翠耳坠,家中的翡翠摆件,中国人对于翡翠的钟爱已经有了上千年的历史。这其中以投资收藏,保值增值为目的的更是大有人在。然而从前几年上演疯狂的石头之后,这两年翡翠的行情是一路急转直下。寒冬到底会持续多久,没有人说得清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