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公交集团加派130辆公交车疏导乘客

《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》中指出,若启动单双号限行,全市公共交通预计增加客流200万人次。这种突然增加的临时客流压力,将给公交、地铁提出更高的保障要求。但从目前的情况看,我国大型城市在公交保障和应急处置上还远未达到实际需要。在9月16日北京地铁4号线及大兴线发生故障后,北京公交集团加派130辆公交车疏导乘客,但与4号线平时每日130万人次左右的运量相比,显然无法满足突发事件的应急。

如果出现单双号限行,私家车减半过后公共交通能否顶住压力?

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副教授高万云说,在重污染天气实施“单双号限行”措施“在目前这个阶段十分有必要”,对减少机动车排污和缓解交通拥堵能够起到明显效果,但如何结合百姓实际需要对政策实施有情操作值得考虑。

“我足额纳税买来的车,却不能当做‘一辆车’来用。”面对可能出现的单双号限行,不少车主在网上吐槽表示担忧。车主和专家都建议,应对限行车辆考虑减免税费的政策,以让政策更加有理可据。

“即使是一元多钱,在实施‘单双号限行’措施后也应该按照限行的具体时间减免。”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,这是政府的诚信问题。

在2008年奥运会期间,北京单双号限行政策在管制中就不乏有情操作:一人名下有两辆小客车,或夫妻双方名下各有一辆小客车,且尾号同为单号或双号时,可选择其一提前申请办理车牌变更。对此,有市民提出,在新的单双号限行政策下,是否可以考虑结合原有经验,并考虑病人送医、中高考出行等特殊情况,实施一些便民的有情操作。北京市民陈硕说:“目前北京实施的是尾号轮换限行,能否考虑结合单双号限行,让市民以家庭为单位变更车牌。”(杨毅沉、倪元锦)

以家用轿车常见的1.6升至2.0升排量为例,按照北京市目前的规定,每年需要交纳480元车船税,折合每日为1.32元。这点小钱要不要减免,由此产生的行政成本会不会很高?对此,部分专家认为,税费根据限行进行减免的政策,应该在新的单双号限行政策中得以延续。律师刘家辉认为,按照公平的原则,应对政策强制停驶的车主进行补偿,“否则会造成权利的不平等和失衡”。

使用权受限 车主税费如何减免?

与此同时,部分专家指出,在严重污染日,与其倾力大量增加公共交通运力保障市民出行,不如更多考虑适当停工、停课,一方面保障市民健康,另一方面也将缓解公共交通压力。

早在2007年8月17日至20日的“好运北京”赛事期间,以及一年后的北京奥运会期间,北京市曾先后实施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措施。但与当时330万辆机动车保有量相比,目前北京机动车已增加六成,单双号限行对人们生活产生的影响将更为深远。

随着北京市委常委会16日通过《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》,拥有537.1万辆机动车的北京,将在持续严重污染情况下迎来单双号限行。当单双号限行不可避免时,如何让一纸涉及数百万车主的限令的“副作用”降到最低,或将成为相关部门完善单双号限行政策的重中之重。

截至2013年8月末,北京市的机动车保有量达到537.1万辆,驾驶员人数也高达792.9万人,若是算上每辆私家车背后的家庭成员,单双号限行政策涉及人群将会更多。

2008年奥运会单双号限行期间,北京曾向车主返还养路费,总数高达15亿元。记者了解到,在现行的五日制尾号限行措施下,北京市税务部门规定在实施交通管理限行措施期间,北京市乘用车辆按年减征两个月应纳税款。不过,一旦在持续重污染情况下实施单双号限行措施,可能要面临更为复杂的情况。

私家车减半 公共交通能否抗“挤”?

单双号限行 奥运便民经验能否借鉴?

对此,《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》提出要求,在实施单双号限行当天,北京市区公交、郊区客运企业将按高峰应急运力配置车辆,优先调派纯电动、混合动力、天然气等清洁能源公交车,全市将增加2.1万至2.5万辆运营车次,备班车辆不少于150辆。